[波斯尼亞]薩拉熱窩假日飯店工人罷工

有名的薩拉熱窩假日飯店的員工現在正在罷工,這可是30年來第一次。工人因為連續3個月沒有收到薪水,所以就算法院沒有給予工人合法罷工權,他們也顧不了那麼多。除此之外飯店需要支付的工人健康保險還有退休金也有3年半沒有兌現,許多本來要退休的工人因而不敢退休。140名工人就坐在飯店大廳哩,就算需要在大廳過夜它們也不介意「我們要求飯店老闆(在奧地利)出面解決問題」。

 

波斯尼亞:不管甚麼經濟體制,都是為富人打造的

一名40歲的示威者說「我們試過選舉、和平的抗議 ─ 這一切都沒有成效。」 「那些在過去教導我們甚麼是民主的人,全都跳票了。」另外一份在2月9日發表的宣言群眾中,波斯尼亞的抗議群眾放棄了所有為了富人而制定的「經濟體制」,他們要求一個真正的社會正義,「一個真正的改變需要發生…不管是教育、醫療體制、環境問題、農業與工業的問題都必須要有真正的解決方案」。

2月9日的抗議行動

15:15 在薩拉熱的街上大概出現了上百位的鎮暴警察,示威群眾聚集在警察局前大喊「放出我們的孩子」,要求警方釋放他們逮捕的示威者,一名逮捕後釋放的少年表示,他們在警局裡受到警察的毆打。薩拉熱窩的主要街道現在還是被群眾以路障封鎖中,群眾要求政府下台。
一名在抗議現場的母親要求警方立即釋放他的孩子,他已經兩天沒有任何孩子的訊息,警方沒有跟他的家人聯絡或告知到底是以甚麼樣的罪名而逮捕他,這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其他的年輕人身上。
除了薩拉熱窩外,其他的城市包括Tuzla還有Bihac也有活動,群眾表示在它們的訴求沒有達到前他們不會離開。
16:40 鎮暴警察負責人在媒體上表示,警方已經準備好驅離示威者的行動,只等命令下來。
16:45 赫塞哥維納的警方負責人下台,Tuzla的示威者繼續在政府大樓前抗議。在薩拉熱窩,一名17歲的少年受到警方釋放後表示他受到警方毆打,他被拘禁了24個小時。
17:30 在Tuzla抗議群眾聚集開會討論未來的行動與提出的訴求。之後它們喊出「全體大會將作為權力的中心」(意指之後所有的討論於決議將會都由全體大會來決定討論,這表示拒絕「權力核心」的存在)。

稍晚有訊息指出,在薩拉熱窩受到居留與逮捕的人們已經全部釋放。

[土耳其]網絡檢查新法

「我他媽的費錢上網,但決定我甚麼可以看甚麼不可以看的卻是政府」示威者不滿地說。在8日土耳其的群眾再次聚集到象徵意味濃厚的塔克辛廣場,大概2000多人被警方以催淚瓦斯與水車攻擊。

土耳其首相對新法的說法是「事實上他不是一套網路檢查制度,他做的事是讓網路的環境更加健康與自由。」他慣常的不接受任何人對他政策的批評。新法令給予電信警察新的權力,只要他們覺得網頁內容是侵犯隱私或有攻擊性的,他們可以在不需要法院命令下封鎖網頁。

 

[巴西]車費抗議行動持續

星期四人們佔領了里約熱內盧的主要車站,就在市長俄瓦多‧怕艾斯宣布星期六車票將從原本的2.75巴西幣(台幣35元)漲為3巴西幣(台幣37.8元)後,人們第一次的以行動實踐他們的訴求「罷免交通費」。

一個正常的巴西通勤工作者的平均薪資大尬是9130台幣,換算下來每日通勤費用佔了它們薪資所得的六分至一。因為這個原因而在去年七月開始引發大舉的抗議行動,許多社會議題也被帶到檯面上。大舉的抗議行動在當時成功的讓漲價的議程被延後,但如今又被里約熱內盧市長再次的偷渡進入會議議程中。

雖然這次的行動比起去年七月的行動相對小,但是抗議人士在組織上顯得更有準備,一群黑團(Black blcok)在警方行動時就搶先進入了車站內占領了出入口,讓乘客可以免費的進入乘車。

[波斯尼亞]群眾不滿升溫,走上街頭、佔領市政府

今天在波斯尼亞的Tuzla小鎮,大概有7千人民走上街頭,民眾將佔領了Tuzla市政府並將其燒毀。波斯尼亞的工人終於忍受不了長期高漲的失業問題(失業率27.5%)與經濟壓迫而走上街頭。
「我已到失業登記所登記了7-8年了。我想要找份工作,但他媽的我沒有政商關係就沒個屁。所以我他媽的要個改變。」一個30歲的抗議人士受到媒體採訪時說。

這波抗議行動也蔓延到波斯尼亞首都塞拉耶佛,3000人走上街頭大喊「我們要改變。」人們與鎮暴警察對峙並同樣佔領的市政府廳。除了這兩個城市的主要行動,在Zeniea、Banja還有Bihac也有傳來抗議的訊息。

這一波的抗議行動是由工人發起的,起因於一家工廠私有化過程失敗而關廠。

延續了三天的抗議行動在昨天受傷人士就累積到200多人。